快捷搜索:

【武侠】烈火御青竹(3)

今晚终于能给这部电影打分了,昨晚和老友电瓶车兜风,看着过往的一切都极速地发生着变化,想起以前的种种,望向多云的夜空,除了熟悉没有任何感觉,有那么一会儿我们坐着不说话,真有种恍惚,时间已经静止了,直到现在也无法放下那种感觉,而契克中的一幕幕不停闪回,今晚和表哥们诸位喝完酒一个人走回去时,快到家迟迟不愿进门,听着beyond和新裤子边走边哭,太多事情回不去了,我长大了,无法再自顾自得生长了,看着自己一点点被瓜分,但默默里望去,远山还是那时的远山,还是年轻而充满朝气的语文老师朗读中:“山那边的山呐 铁青着脸 给我的梦想打了个零分”的那样,不论春依然那样,仿佛只是眨眼之前的事。和旧友曾踏遍周遭的山丘,并指着远山说起山的誓言,如今我们久久难以一句,心中不曾忘过山的誓言,也没有人有勇气再提起。现在哭完了,记下点心绪,擦干净脸准备往家走了。《契克》是一部优秀甚至伟大的作品,对于普通而又渴求更多思想的穷苦如我者尤其是。

            黑熊岭

随着张远山的一声“出发”镖师们有条不稳的一辆车跟着一辆车出了震山镖局,前面三辆车由大儿子张初春和“狗鼻子”徐四儿,“老猎头”陈老六,照看,后面三辆车是由二儿子张初雨,“土耗子”葛五,“铁弹子儿”钱老八等几人照看,把余三少爷的两辆大车夹在了中间,张初雨命人把那两辆大车的货都用镖旗盖上,张远山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张初晨也扮成伙计模样跟在父亲身边,余三少爷和那个六个“门客”围在第一辆大车周围,还有十来个下人围在第二辆车周围,就这样趁着天刚亮街上的人还不是很多,悄悄的出了离开了樊城。

张初晨第一次跟着父亲走镖心中充满了兴奋与好奇,好像一切都那么的新鲜与刺激。

镖队随着阳光的照射已经走出了近十里路了,张远山喊道:“亮镖威!”有几个伙计敲起了鼓,鼓声三响众伙计喊道:“震山走镖,闲人退散。”每隔大约四五十秒就来这么一次!

一路向前走着,这时走的都是官道比较安全,大家也就没那么紧张,两旁路上一片绿松看的人心里好不舒服,这也是在这季节唯一的一抹绿色了,在傍晚时分来到了黑熊岭。

离着黑熊岭五里远处张远山让伙计停了“镖威”,说道:再往前一里地就有客栈,我们今天晚上就在那里过夜,明天早上再过黑熊岭。

余三少爷也没有反对,走了一天了也累了,有客栈就住吧。

镖队继续向前果然看见前方在山脚下有一家“兴隆客栈”,一行人下了马就进了客栈,老板迎出来一看是震山镖局的,笑的合不拢嘴向前对张远山道:这不是张总镖头吗!可有一阵子没走黑熊岭了,是不是把我们这的“槐花香”都给忘了什么味了啊!

张远山向前有伙计接过了马牵到了一边,怎么能忘了啊!馋我好几年了,这不过这些年都没走这里,张远山边把马上的刀和行李拿下来边说道!

转过头指着余三少爷和那六个门客说道:给这几位爷准备几间上房!

客栈老板连忙叫店里伙计带着他们上了楼,又命几个伙计把众人的马匹都牵到了马棚,“这大过年的怎么也接镖啊!”客栈老板说道。

“这不是老主顾所托也不好拒绝吗,今年要在外过年啦!”张远山叹道。

客栈老板领一众人进了屋,张远山他们都是熟客了自不用老板招呼。

“铁弹子儿”和“老猎头”负责再客栈外查看是否有异常,“狗鼻子”查看马棚,“土耗子”去厨房查看,张初雨和张远春把六辆镖车都围住两辆大车在了院子中间,并安排几班人轮流值班看管。

剩下的十来个人挑了几间房住了进入,没过多时就开饭了,大家都来到了一楼吃晚饭,老板从酒窖里拿出来十几坦“槐花香”来,张远山拿过来倒了一碗,先喝了一口说道:好酒!大家喝起来!

大家都各自端起了酒碗喝了起来,只有余三少爷和他的手下和那六个“门客”只吃了些饭菜却没有喝酒。

张初晨也没有喝酒,她本身就不喝酒,吃了一些饭菜见父亲还在喝酒,就用脚踩了下父亲。

张远山以为女儿找他有事,就借口说要去厕所走开了,张初晨过了一会儿也跟着去了,见到了父亲对他说道:你怎么走镖还喝酒啊!还让大家都喝!不怕误事啊!

张远山笑道:我们走镖的人一般都喝酒,因为长在路上赶路,天冷就会喝点去去寒气,还有我们都有分寸,喝酒之喝三分酒,不会贪酒误事的!

张初晨这才放心,说道:那我先回房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张远山看着她进了屋就回到了大厅里和大家一起吃喝起来。

余三少爷等人也吃了个半饱回去休息,只留了“追魂双捕”在院中看守大车。

第二天早上大家用过早饭就启程前往黑熊岭,临走老板还给打了几袋“槐花香”叫他们路上喝,进了岭张远山竖起三个手指,大家都警备起来,离着黑熊岭的黑熊堡还有五里时张远山把手掌一竖,众人都停了下来。

张远山对张初春和张初雨说道你俩前去“拜山”,两人下了马一起上了黑熊堡。

来到了堡门前,见了门外的人便抱拳道:“震山镖局路径此处,想从此地借道而过,特来拜山!”

门上人向里通报,没过多时大门大开,来人说道:“堡主让你们进去。”

进到里面一眼就看到院中有两头巨大的黑熊各自用腕口粗的铁链拴在门的两侧石柱上,每头黑熊都有两米长,熊腰也要两人才能抱住,黑熊堡之所以叫黑熊堡就是因为这里的堡主“熊王”陆青平有能操纵熊的本领,就靠着这两头熊名扬四方,使得方圆百里都怕他三分。

向前走就看到一座石头大殿,看得出这个大殿是人工开凿出来,进入大殿为中居坐着一个高大魁梧的大黑汉子,约么四十来岁的样子,四方脸,扫帚眉,狮子眼,蛤蟆嘴此人便是陆青平。

张初春向前两步大声道:“陆堡主,我带我家父亲前来拜山!”

“太客气了!太客气了!张总镖头名气在外,还用特意来此拜山!”陆青平笑道。

“陆堡主这事那里的话!这方圆几百里谁不知道陆堡主的威名啊!”张初春连忙说道。

“哈哈!好说!好说!”陆青平笑道。

“这里有黄金五十两,不成敬意”张初雨说道。

“太客气了!张总镖头怎么这么客气啊!太见外了!”陆青平道。

“这是我父亲的一点心意,还请堡主收下!”张初雨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陆青平笑道。

说话见有一个手下过来收下了“礼物”

“我等还着急赶路就不在此处打扰了!”张初春说道。

“好!本想留两位吃完酒再走,可两位还着急赶路,我就不多留了。送客!”陆青平站起身笑道。

两人出了堡往回走,“看他那熊样,还在那充大个的,要不是爹让拜山,我都懒着搭理他”张初雨愤愤的说道。

“这是规矩!咱们镖局能这么多年不丢镖,你以为光靠着咱们爷几个手中的刀啊!那不是靠着这么多年的名声和绿林当中的朋友买几分面子啊!”张初春正色道。

“这个我还不明白!我就是看不惯那些有点小名气的人,就学人家占山为王,独霸一方,还作威作福上了”张初雨道。

“那是你不知道,这个陆青平也不是好惹的,就那两头熊就够咱们镖局吃一壶的!”张初春说道。

说话见已经来到镖队前面,张初春对父亲说道:拜完山!礼物也收了!

张远山喊道:上马!出发!

镖队继续前进,这时天已大亮,只见道路两旁山壁和地上还有不少的积雪,再加上岭边的梅花正开的艳,真是一番美景,可就是没有时间来停下欣赏!

行道中午已走出黑熊岭地界,张远山命令大家在道旁休息,前面三辆车向路边驶去,当大队走直了才回转回来,形成了一个圆形把两辆大车围了起来,众人在中间休息,三五成群的生起火来,搭起炉灶吃起饭来,岁数大的还喝了两口酒。

张远山也喝了两口酒吃了些烧饼和肉干,对大家说道:再往前走到天黑之前就没客栈了,所以今晚我们要找一个背风的地方,再向前走大概二十多里那里有个山窝,咱们就在那里过夜。“兔子蹦”你先去前面看看,这路我也有四五年没走过了,不知道变没变样。

“兔子蹦”骑着马先去前面打探了。

这时刮来一阵大风,他们所处的地方就在两山之间,风正好是从前面刮过来的,“狗鼻子”和“土耗子”正在吃饭,都被这股风吹的一身沙土,两人突然身子一震,互看了一眼起身来到张远山身边,张远山看他二人面色不对,就说道:说吧!怎么了!这里又没有外人!说话时看着余三少爷和他的六个“门客”一下。

“”风中有新土的味道,应该是前面最近有人动过土!”“土耗子”说道。

“不止是新土,还有很大的血腥的味道!”“狗鼻子”补充道。

余三少爷疑惑的道:听你们的意思就是前面杀人了,还给埋在土里了?

张远山道:也不完全!我这两个伙计鼻子比较灵,到底是什么咱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再说“兔子蹦”不是过去了吗,一会儿等他回来问问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兔子蹦”就跑着回来了,众人都是一惊!看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前面肯定是出事了!

“前面有好多的死尸,死相惨不忍睹!”“兔子蹦”面无血色的说道。

张远山问道:你的马呢!

“马被吓跑了!幸好我身手敏捷要不非得给我摔死!”“兔子蹦”说道。

“那可是匹老马了!怎么还能被死尸吓到!”张远山不解道。

“那可定不是一般的场面!要不不会把马惊跑了的。多半是野兽的气味”“老猎头”说道。

张远山听到此处说道:那可能是猛虎山的老虎所为,前面就是猛虎山的地界了,大家都打起精神来。

“我当年走这里的时候这里的老虎已经没有几只了,不知这几年怎么到多了,还有怎么还有人独自来这深山啊”张远山楠楠道。

“是一个商队!不是一个人!”“兔子蹦”说道。

“一个商队!大概有多少人!”张远山吃惊的问道。

“尸体都碎了!不好说!怎么也有个二十来人吧!”“兔子蹦”答道。

“二十多人!一头老虎是做不到的!我看最少也要三五只老虎才能做到!可是老虎是独居性动物,一般不会成群出没的啊!”“老猎头”惊讶的分析道。

“还是过去看看吧!在这里猜也猜不出来!”余三少爷说道。

“好吧!整理一下咱们就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张远山向余三少爷说道。

没多久镖队就重新上路了,“兔子蹦”牵着张远山的马在前面带路。

走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就见前面一地的尸体碎块,断臂残肢肠血满地,听了“兔子蹦”说了心里已有了思想准备了但看到了还是触目惊心!货物也散落在了地上,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些毛皮。

“都挑选一件吧!正好御寒!”张远山说道。

“老猎头”上前查看尸体,看了一会儿说道:“不是老虎干的!是狼!还是很多的狼!”

大家听了都是一惊!这里不是恶虎山吗?怎么成了恶狼山了!

“从咬痕和爪痕来看就是狼的!要把二十多人都咬成这个样子,我看最少也要有四十多只狼才能办到!”“老猎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你看咱们还能继续走吗”张远山问道。

“根据尸体的腐烂程度来看,死了没有三天,我觉得还是原路返回吧!还是走老路,绕点远就绕点吧!”“老猎头”说道。

“那你看呢!”张远山问余三少爷道。

“不就几只破狼吗!有何可惧!”余三少爷问向“多手居士”你怕狼吗!”

“手下不怕!”“多手居士”答道。

“要是有狼来攻击咱们你能收拾几只”余三少爷追问道。

“十来只应该不成问题!”“多手居士”答道。

“好!”“死莫名”你能对付几只?余三少爷向李莫名问道。

“二三十只!”李莫名答道!

“好!解决了!问题没有了!继续赶路吧!”余三少爷看着张远山说道。

“狼这种东西非常狡猾,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老猎头”说道。

“这不还有你们和“追魂双捕”,“仁义双雄”呢吗!”余三少爷说道。

“那就先往前走!不行再折返回去吧!”张远山说道。

“那大家多拾些树枝,晚上点个篝火,野兽都怕火!”“老猎头”说道。

镖队继续向前,看到树木就用刀剑砍下树枝,留做晚上所用。

终于在太阳落山前来到了张远山所说的山窝,一众人进了山窝,把镖围在最外面,里面是那两辆大车,大家都分坐在山窝里面休息,当搭好炉灶时夜幕也降下来了,除了生火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只有山谷中回荡的风声了!

众人围坐成一个圈,中间点起一个很大的篝火,烤的人脸上暖暖的,张远山让“夜猫子”和“铁弹子儿”在山口把风,余三少爷命“死莫名”和“多手居士”守夜,每隔两个时辰轮换一次。

吃过了饭张远山让大家先睡,他和“狗鼻子”还有“老猎头”“夜猫子”“铁弹子儿”守前夜。张初春,张初春和“兔子蹦”,“土耗子”,守后夜,并把锣鼓取了过来,说道:一有危险就敲打锣鼓!

众人都各自睡下,张初晨却睡不着,来到了父亲边上,和他一起坐在山石上望着远方的天际,那里繁星点点,还挂着一弯明月,下面是练成一片的山峦,还挂着皑皑白雪,但是却没有心情去顾着去欣赏,“爹你说狼会来吗!”张初晨问道。

“不好说啊!”张远山叹道。

“狼最多可以一周不吃东西,但一般三天吃一次东西!明天就是它们吃过商队的第四天,所以说咱们还是比较危险的。”“老猎头”插话道。

“你说那商队怎么走到这来了!”“夜猫子”问道。

“这些商人应该也是去往墨城的,想趁着过年前赶到墨城,就只能走这里。”张远山说道。

“狼!”夜猫子叫道。

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在山梁上果然隐约有一只狼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就一只!吓死我了!”“夜猫子”叹道。

“这可能是狼王!”“老猎头”说道。

“狼王!”“铁弹子儿”惊道。

“对!狼群会选出体型较大或是异常凶猛的狼来做它们的首领,来带领它们捕猎。”“老猎头”说道。

“这可能是来探查的!”“老猎头”补充道。

那只狼看了一会儿,就转身下了山梁,消失在群山之中了。

天终于开始蒙蒙亮了,众人这才稍微放点心了。

“土耗子”说道:终于天亮了,担心了一宿啊!

“赶紧准备出发吧”张初春说道。

“有好多狼!”“狗鼻子”喊道。

“在那啊!”“兔子蹦”问道。

“有很大的腥骚味道,最少也得有二十多只狼”“狗鼻子”说道。

大家赶紧去山口往山上看去,只见远处的山头上果然有一只红色的狼。

“就一只啊”“兔子蹦”说道。

“都在山后面呢!风带着它们的气味呢!不会错的!”“狗鼻子”慎重的说道。

“看看它们有什么行动,再说!”“老猎头”说道。

篝火这时已经没有什么光亮了,那只红狼突的一声嚎叫,就见在山脚各处窜出来支狼群,每支狼群都有二十多只狼,共分成四队一起向山窝冲来。

“应战!”张远山吼道。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影视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武侠】烈火御青竹(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