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最后的面具

       阿门!

可是他却不能做出那样的选择,他只能鼓励外婆活下去。每个人都有选择死亡的权利,可我爱你,我有劝你鼓励你活下去的义务。我希望你别走。

    其实死不是那么难,就像美国的总统,告诉世人真相,如果是我,我会充满了感激,谢谢他,让我死的明白,也不留下遗憾。会对自己爱的人和爱我们的人说谢谢,对自己曾经放过的错误正视的面对,不再逃避不在推卸。
    如果真的世界末日了,希望能想意大利一样和大家一起真诚的祷告,哪怕是一点机会也没有,可是死的也是充满了希望.~
       祝愿在新世界活着的人,能够好好的活着,不要带有原来世界太多的邪恶和痛苦。脱下最后虚伪的面具,开始梦想着不一样的人生
~~~~

这一期的奇葩说公开坦然的讨论死,从而让我们好好的活。所以这不是一个奔着悲情去的命题,死不是结束,而
是开始。

     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看这部电影,总觉得一切应该没有描述的那么生动。在此之前很多次都把这部影片找出,想认认真真的看一回,可是最终由于总总的理由推脱。
   今天,在大年初一,新的一年里的第一天,看世界末日似乎有点讽刺吧。可是看玩之后,我发现我一点都不后悔选择今天,看这样的电影。一个世界、轮回的终点,也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人类面对死亡有太多的罪恶和弱点,这些活下去而不择手段的方式无论在什么时代也不应该提出吧。
面对末日,只要你有钱或权,你就有权利继续活下去?这是多么荒唐的理由啊,记得电影里一个反派的高官说过:“人生来就不平等”
~我们不能选择出生,现在我们也不能选择如何死亡吗?
    也许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死亡,对末日的恐惧。记得那个麽拉用杯子倒水的故事来教育弟子~~恐惧是对未知的害怕。
    人在最后一刻应该都是善的吧。

22岁的年纪去谈论生死,好像怎么也不够有力道,怎么也不够引人思考。因为太年轻,看过的生离太少,见过的死别太少,体会怎么也深刻不了。可我真的有想过死亡这个问题。我年龄不大,也算年轻,死亡这个问题还像离我还很远。看电视看到关于死亡的镜头的时候并不觉得可怕,反倒想不通,死亡真的是一件那么可怕的事情么?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贪生怕死的人。以前我并不觉得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应该也可以坦然的接受,只是不要让我疼痛就行,我还会觉得死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解脱。有人说,不想生,不敢死,活着没什么意义,想死的时候又不敢去死,这样活着好累,这样的状态糟糕透了。

生离不可怕,死别才是不可挽回的。我们好好的练习如何面对死亡,等真正有那么一天的时候才不会慌乱的手足无措。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对待身边的人,多说一句,多看一眼,多抱一下,说不定那一次就成了最后一次

第一个故事:奇葩辩手李林讲述了自己外婆的经历,他的外婆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有一天他的外婆看见得了老年痴呆的老人的状态,就对他说“如果哪一天我这样了,请给我一针,我要体面的走。”后来有一天他的外婆真的得了老年痴呆,竟然全程用冷水洗的澡,却没有一点感觉。他看到外婆这个样子很痛苦可他没有办法,外婆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活着。他说:“世界上没有一种痛苦让你把本身的痛苦都忘掉这件事情更痛苦。”外婆这样一个女强人,她说“别养着我了,让我走吧。”

第一个故事:奇葩辩手李林讲述了自己外婆的经历,他的外婆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有一天他的外婆看见得了老年痴呆的老人的状态,就对他说“如果哪一天我这样了,请给我一针,我要体面的走。”后来有一天他的外婆真的得了老年痴呆,竟然全程用冷水洗的澡,却没有一点感觉。他看到外婆这个样子很痛苦可他没有办法,外婆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活着。他说:“世界上没有一种痛苦让你把本身的痛苦都忘掉这件事情更痛苦。”外婆这样一个女强人,她说“别养着我了,让我走吧。”

关于生死这个话题,我们讨论的太少了,也不喜欢讨论,它太沉重了。更没有哪个节目公然的讨论过这个话题。最沉重的一期,全场哭成一片,但是依然有玩笑、有黄段子、有卖力的广告,用这种方式谈论生死话题,所有的嘉宾都失去了理性的那一面,都变得感性,就连不常表露感情的刻薄女王马薇薇,也哭得一塌糊涂。这期的奇葩说,结果不重要,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死亡这件事情能够给大家带来怎样的思考。

欢乐颂里当樊胜美的父亲中风的时候,即使父母对她万般不好,医生说,即使抢救过来也有可能是个植物人,可她为什么还要坚持去救,因为你是我的亲人,没有人会眼睁睁的看着亲人死去,我愿为你付出所有的努力都想让你活着。在生死面前一切那么的微不足道。

22岁的年纪去谈论生死,好像怎么也不够有力道,怎么也不够引人思考。因为太年轻,看过的生离太少,见过的死别太少,体会怎么也深刻不了。可我真的有想过死亡这个问题。我年龄不大,也算年轻,死亡这个问题还像离我还很远。看电视看到关于死亡的镜头的时候并不觉得可怕,反倒想不通,死亡真的是一件那么可怕的事情么?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贪生怕死的人。以前我并不觉得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应该也可以坦然的接受,只是不要让我疼痛就行,我还会觉得死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解脱。有人说,不想生,不敢死,活着没什么意义,想死的时候又不敢去死,这样活着好累,这样的状态糟糕透了。

关于生死这个话题,我们讨论的太少了,也不喜欢讨论,它太沉重了。更没有哪个节目公然的讨论过这个话题。最沉重的一期,全场哭成一片,但是依然有玩笑、有黄段子、有卖力的广告,用这种方式谈论生死话题,所有的嘉宾都失去了理性的那一面,都变得感性,就连不常表露感情的刻薄女王马薇薇,也哭得一塌糊涂。这期的奇葩说,结果不重要,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死亡这件事情能够给大家带来怎样的思考。

电影滚蛋吧,肿瘤君,熊顿那么坚强那么乐观那么没心没肺的一个女孩,都没能抵得过肿瘤的折磨。最终她离开了,可她的乐观感染力每一个人,她提前录好要在殡礼上播放的视频,视频里还是那个嘻嘻哈哈的女孩,她在用自己方式给这个世界告别她想认认真真的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

可是他却不能做出那样的选择,他只能鼓励外婆活下去。每个人都有选择死亡的权利,可我爱你,我有劝你鼓励你活下去的义务。我希望你别走。

邱晨则引用了龙应台目送的一段话,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就是消失在路的拐角,你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他则用背影坚定的告诉你说,不用追,不用追。我看到邱晨在讲述这一段的时候的哽咽可还是要保持平静。她说:“如果有一天我生命走到了最后的旅程,我希望我身边的人不是给我鼓励加油的拉拉队,我希望我身边的人能够安静的目送我走完这最后一程。”

邱晨则引用了龙应台目送的一段话,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就是消失在路的拐角,你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他则用背影坚定的告诉你说,不用追,不用追。我看到邱晨在讲述这一段的时候的哽咽可还是要保持平静。她说:“如果有一天我生命走到了最后的旅程,我希望我身边的人不是给我鼓励加油的拉拉队,我希望我身边的人能够安静的目送我走完这最后一程。”

欢乐颂里当樊胜美的父亲中风的时候,即使父母对她万般不好,医生说,即使抢救过来也有可能是个植物人,可她为什么还要坚持去救,因为你是我的亲人,没有人会眼睁睁的看着亲人死去,我愿为你付出所有的努力都想让你活着。在生死面前一切那么的微不足道。

这一期的奇葩说公开坦然的讨论死,从而让我们好好的活。所以这不是一个奔着悲情去的命题,死不是结束,而
是开始。

生离不可怕,死别才是不可挽回的。我们好好的练习如何面对死亡,等真正有那么一天的时候才不会慌乱的手足无措。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对待身边的人,多说一句,多看一眼,多抱一下,说不定那一次就成了最后一次。

董婧后来在微博上灌输了这样一个概念,尊严死:也称自然死亡,是指在治疗无望的情况下,放弃人工维持生命的手段,让患者自然而有尊严的离开人世,最大程度的减少痛苦。和安乐死是有区别的,这个是自然死亡。
癌症有多痛?浑身插满管子是什么感觉?死是什么感觉?我们根本理解不了,我们没有经历过,即使是至亲,你也只能看到他表面上的痛苦来理解他身体上的痛苦,可是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他的痛可能要比你想象中的痛苦很多倍。

黄执中的观点则是:鼓励的话,是关闭真正沟通的话语。不要鼓励我说你要有勇气,你就当是我们的最后一面,不要说鼓励的话,趁我还能听,趁我还能回应。绝症病人鼓励的话已经听的太多太多了,我们再去说这样的话的时候多少有点世故,我们为什么不说自己想说的话,为什么非要等到死亡前几秒的时候,在病人没有力气回应的时候再去说,不要走,我还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在彼此都能看见的时候,把该说的该做的都完成,不给彼此留下遗憾。

陈铭却用老婆生孩子的痛来比喻绝症的痛,老婆生孩子的时候选择自认分娩,可是只撑了一个多小时,就放弃了选择了剖腹产,因为那种疼让人忍受不了。他问了很多医生,真正让病人放弃的原因很简单,一个字,疼。疼到受不了,那就放弃生命。

蔡康永则讲述了舞蹈家朋友面对死亡的乐观,在舞蹈家殡礼上,舞蹈家的遗愿就是所有人都开开心心的,都穿彩色的衣服,最后,屏幕上是舞蹈家庄重的一个谢幕,这样的方式死去很有尊严,就像她亲自给大家在认真的告别一样。蔡康永说“我们每个人都要练习告别死亡。人生是一场party,我要先走了,但我希望你你们继续快乐的玩,而不是为了我要停下音乐、收起笑容、穿上外套严肃地送我。” 死神苦役剥夺你的生命,可是不能剥夺你的尊严和温暖,所以我们练习告别,而不是一直留对方,因为留不住。

一个在面临绝症的时候,是选择死去还是延缓死亡,取决于你认为那份爱更重要还是更害怕疼痛,如果他觉得看到自己的亲人再疼都可以忍受的话,那我们就用爱挽留住他。因为疼疼到放弃生命,怎么能不疼,死了能不疼,那就死。但凡是有一点不疼的可能性,他都要握着医生的手说,还可能活下去么,他都想活下去。

现在,我特别的惧怕死亡,我也会有贪生怕死的念头。这个世界那么美好,我想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王小波说,“我活在这世上,无非是想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情。”我还有那么多的电影没有看过,我还有那么多的书没有看过,我还有那么多的风景没有看过,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去做,我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人儿没有遇见,我在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的羁绊,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怎么可以死去。贪生怕死是很正常的一种状态,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代表着他没有喜怒哀乐,代表着他活的没有一点希望,这样的人生根本没有希望,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喜欢看奇葩说,是因为每一期的辩题总会引发你的思考,一个问题让你从两个方面去分析,用辩证的方法去看待每一个问题,即使我们有不同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奇葩说这期的辩题是有史以来最沉重的一次辩题,“痛苦的绝症病人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我该不该鼓励他撑下去?”面对每个辩题,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立场,你的第一反应就是你内心真实的想法,这个辩题,我不愿做出选择,但如果非要二选一的话,我会站在反方立场。也许你们会觉得我无情,我们的文化里,“鼓励病人活下去”已经变成一种政治正确,道德捆绑,当看到有人敢在电视上谈论“不鼓励”这种可能性,终于有人敢公开地遵从自己的内心来讨论这件事情。

我惧怕死亡,是因为觉得自己还有使命和责任,对这个功利的世界不全是失望,我想努力的活着。如果终有一天我面临到这样的问题,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你能因为亲情克服疼痛,我们一起坚持下去,如果你忍受不了那个疼痛,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决定自己的生命。如果那个主人公是我的话,我也想体面的有尊严的认真的与这个世界告别,你不要劝我,不要鼓励我,你只需要说你想和我说的每一句话,趁我还能给你回应;你只需要去做那些我们一起从未来得及做的事,记得这个世界上我也曾来过足够了。

当一个人正在经历这样疼痛的感觉时,该忍耐还是该放弃,只有这个人自己能决定。其他人,无论是出于爱,出于不舍,出于关怀,都不应该干预。学校、社会和生活教会了我没那么多,唯独没有教会我们面对死亡。面对死亡,我们要学习和练习的太多,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我们选择忍耐还是放弃,需要的勇气都一样多,这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毕竟人在一只脚踏进死亡之门的时候,是前进还是后退,都是恐惧的,至于你眼前的奈何桥你要不要过,全凭你自己的意志和选择,我们要做的就是尊重你的选择。

董婧后来在微博上灌输了这样一个概念,尊严死:也称自然死亡,是指在治疗无望的情况下,放弃人工维持生命的手段,让患者自然而有尊严的离开人世,最大程度的减少痛苦。和安乐死是有区别的,这个是自然死亡。
癌症有多痛?浑身插满管子是什么感觉?死是什么感觉?我们根本理解不了,我们没有经历过,即使是至亲,你也只能看到他表面上的痛苦来理解他身体上的痛苦,可是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他的痛可能要比你想象中的痛苦很多倍。

高晓松来结辩的时候,说了这样一段话,“你是那颗星星,我是你旁边的这颗星,我的整个轨迹被你影响。即使有一天这颗星星熄灭了,它变成了暗物质,它变成了看不见的东西,它依然在影响着我的轨迹,你的出现永远改变着我的星轨,无论你在哪里。”不可否认,高晓松是有着理工科的浪漫的很有才华的一个人。
马东说了一段话意思是这样的:我们的汉文化里不说生死,说了死这个字的,都认为是不吉利,都要摸下木头去除霉运。可是有宗教信仰的人,第一课学的就是怎么面对死亡,知道了死才能更好的生,要向死而生的面对每一天。

我惧怕死亡,是因为觉得自己还有使命和责任,对这个功利的世界不全是失望,我想努力的活着。如果终有一天我面临到这样的问题,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你能因为亲情克服疼痛,我们一起坚持下去,如果你忍受不了那个疼痛,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决定自己的生命。如果那个主人公是我的话,我也想体面的有尊严的认真的与这个世界告别,你不要劝我,不要鼓励我,你只需要说你想和我说的每一句话,趁我还能给你回应;你只需要去做那些我们一起从未来得及做的事,记得这个世界上我也曾来过足够了。

我惧怕死亡,是因为觉得自己还有使命和责任,对这个功利的世界不全是失望,我想努力的活着。如果终有一天我面临到这样的问题,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你能因为亲情克服疼痛,我们一起坚持下去,如果你忍受不了那个疼痛,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决定自己的生命。如果那个主人公是我的话,我也想体面的有尊严的认真的与这个世界告别,你不要劝我,不要鼓励我,你只需要说你想和我说的每一句话,趁我还能给你回应;你只需要去做那些我们一起从未来得及做的事,记得这个世界上我也曾来过足够了。

第二个故事:董婧讲述了采访重症老人的故事,老伴得了绝症,只能勉强的靠着全身的管子活着,痛苦情况可想而知。就这样依靠人工活着,半死不活的状态,这样的病症是治不好的,医生和家人能做到的只是延缓他的死亡 ,又一次老伴情况很不好,她还是叫来医生叫来救护车再次的把老伴从死神那里拉了回来,老伴并没有感谢她,只是模模糊糊的说了三个字“我恨你。”明明是用尽了全力去救自己的爱人,可另一半并没有感谢,反而是怨恨为什么还要让他这样痛苦的活着。

董婧后来在微博上灌输了这样一个概念,尊严死:也称自然死亡,是指在治疗无望的情况下,放弃人工维持生命的手段,让患者自然而有尊严的离开人世,最大程度的减少痛苦。和安乐死是有区别的,这个是自然死亡。
癌症有多痛?浑身插满管子是什么感觉?死是什么感觉?我们根本理解不了,我们没有经历过,即使是至亲,你也只能看到他表面上的痛苦来理解他身体上的痛苦,可是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他的痛可能要比你想象中的痛苦很多倍。

关于生死这个话题,我们讨论的太少了,也不喜欢讨论,它太沉重了。更没有哪个节目公然的讨论过这个话题。最沉重的一期,全场哭成一片,但是依然有玩笑、有黄段子、有卖力的广告,用这种方式谈论生死话题,所有的嘉宾都失去了理性的那一面,都变得感性,就连不常表露感情的刻薄女王马薇薇,也哭得一塌糊涂。这期的奇葩说,结果不重要,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死亡这件事情能够给大家带来怎样的思考。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影视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后的面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