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和契克过完这个夏天,我比你们都酷!

继菊次郎后,又一个心动的夏天,名字叫《契克》。

阴雨连绵的天气,窝在房间看喜欢的电影真是一种享受。孤独自卑,暗恋,卡带,性启蒙,钢琴曲,风车,自由,清新的风景,《契克》两个没收到邀请的倒霉蛋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冒险之旅。高速公路,疯狂放纵,偷车偷汽油,金黄的麦田,酷炫的暑假。

图片 1

图片 2

因为契克,迈克在那个暑假的夏天之后也成为了很酷的人呢。

苦闷的德国美少年迈克,胆小爱幻想,觉得自己又丑又无聊,得不到班花的关注,偷偷画了女孩的画像做生日礼物,想象着班花邀请他去派对;妈妈酗酒,爸爸找了小情人,迈克幻想着用手枪毙掉出轨的父亲和情人,用水管扫射发泄着情绪。

从俄罗斯转来的东北小伙子,契克,标志性大金链子,每一个叫狗娃的小孩都会留的红孩儿发型,中国式校服裤,开始潇洒不羁的闯荡,与这个时代都那么格格不入,像从另一个空间穿越而来,神秘吸引。
迈克的妈妈酗酒,爸爸只顾玩女人,死宅富二代,胆小又无聊,一头个性飘逸的头发下遮盖着不被理解的阴郁不苟言笑。

没心没肺的亚裔俄罗斯转学生契克(东北爷们既视感,一开始以为中国人呢),留着“红孩儿”发型,喝酒趴桌子睡觉,机智好斗,耳朵夹着烟,神似周润发,吊炸天,迈克一脸嫌弃。暑假一个人在家的迈克烦闷,契克鼓动迈克把素描画送给开派对的班花,随即大秀车技,酷炫十足,一众同学惊呆。

毫无疑问,他们俩成了同桌,只能是他们俩的组合。

图片 3

14岁的“怪胎”契克遇上14岁的“神经病”迈克,那个暑假,他们成为唯一不被班花邀请去生日派对的两个人。
于是他带着他一路向南,朝着吉瓦利亚一路荒唐。

接着两人开启了公路之旅,“不走回头路”的契克带着迈克体验了一直梦想的暑假生活。哪个少年青春期不想有这样酷酷的朋友,开着一辆破车一路向南,丢手机,扔酒瓶,玉米地里压出名字,冲进牛群,露宿野外,看满天繁星,风车下天马行空聊天。

一辆拉达,和天空一样明亮的粉蓝色,听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代表作《梦中的婚礼》,不走回头路,一直向南开啊。
不是文艺装逼片,纯粹是两个少年在肆无忌惮的年纪,因为无聊相约一起去闯祸。

寻找超市途中被一家人邀请吃午餐(看起来真的不好吃),参与快问快答的游戏。被警察追堵后两人走散,“若不能回到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就回到你们待过的上一个安全地方。”好哥们心有灵犀,很喜欢契克笑起来稍许羞涩的样子,越看越帅。

我无法成为契克那样的人,所以希望有个契克那样的朋友。
他那么不一样不主流,聪明又傻冒,勇敢仗义,他做我不敢做的事,他像我想成为的另一个自己。

偷汽油找软管时偶遇脏兮兮的古怪女孩,开始了三人旅行,玩水嬉戏,晒太阳,“我喜欢你的手放在我膝盖上的感觉”,14岁的迈克朦胧的性意识开始萌动,不过姑娘露点有些尴尬......

“借”来一辆达拉,撺掇我,我这么一个无聊的人,在田里用车轮轧出自己的名字,在星空下的草地上胡乱鬼扯;
遇见一群同样年纪却不同中二的“行走的贵族”,他们的野餐好丰富也好无聊哦,被我们嫌弃;
接受善良妇人的施舍,和她聪明的孩子们一起吃土豆烩饭还有甜点,她的小孩还教会我们用手表辨别方向;
被警察盘查,我们慌乱中兵分两路逃走,但我们却有着比智商更难得的默契,没有手机没有任何通讯设备也能顺利会师。
在垃圾堆里认识一个流浪的大女孩,她要去布拉格,她帮我们偷了汽车油,契克给她买了肥皂水,我们脱光了在湖里洗澡,我们萌生出青春该有的情谊,最后她亲了我,原来我是能被女生喜欢的;
最后我们终于撞翻了一辆载满大肥猪的货车,终于完了。在马路边,我和叫契克的朋友互道别离。我把我身上那件绣着龙的图案的夹克送给契克,他说过,他很喜欢我这件夹克,特别cool。

女孩到达目的地布拉格离开,三人相约50年后再相聚,迈克有些小小失落,有些人只是生命的匆匆过客,青春在此稍稍搁浅,习惯离别,习惯微笑着说再见。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影视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契克过完这个夏天,我比你们都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