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世界末日与公民知情权

我看电影和看书一样,不喜跟风,经常作冷处理,这部《2012》要不是为了豆瓣南昌的说吧沙龙,很可能要再过很久才看(比如2012年12月21日看,哈哈),也可能因为是好莱坞大片就不看了。

《2012》观后感

假如我再过一个小时就死了,假如全世界60多亿人再过一个小时就死了,或者如这部电影里面提到的玛雅预言所说的2012年12月21日,全世界人不管男女老少,都要死了,如果我能知道原因——世界末日、疾病或严重违反了互联网管理条例,我会死得坦然些。生又何欢,死又何惧。相反的,假如我被执行秘密枪决,却没人跟我解释下原因,那么我肯定会死不瞑目的。

昨天电视台播放了《2012》,也是我第一次看这部著名的电影,看世界末日的逼真景象:地震、火山爆发、海啸、沧海桑田……只有稀少的人类劫后余生,面对新的世界,新的大陆,继续书写人类生生不息的谱系。
电影看过,我在世界末日的假设中,有一些想法:政府有权向人民隐瞒世界末日的真相吗?至少电影中美国政府是这样做的,甚至暗杀那些透露世界末日消息的知情人士。暗杀平民肯定是错的,但是向人民隐瞒事实真相是正确的做法吗?
电影中美国政府封锁消息的做法,似乎可以找到合情合理的支持,比如:如果人民知道世界末日的事实,就会引起社会恐慌和混乱,也许等不到世界末日到来,人类就在疯狂中灭亡了。这好像是很有说服力的意见。第二,世界末日的威力惊人,即使有诺亚方舟,也只能有少部分人幸存,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命运已经注定,因此,是否知道世界末日不重要,换句话说,知道了又能怎样?
我想就上述这两点进行一下思考。
先说第二点:因为对末日无能为力,因此无需将真相告诉人民。
这话听起来有道理,尤其在汉语语境中,但是,在民主制度中就错了。人民有知情权,人民选举政府为公众提供公共服务,其中就包括政府要向人民提供公共信息,何况是世界末日这样的消息。政府隐瞒真相,这个行为是违法宪法的,这是政府对公民权利的蔑视和破坏。不过,这是在电影中,在真实世界里,绝不可能有政府违宪还能继续执掌权力的情况发生,人民不会选一个侵犯自己权利的政府来为自己作主,想想“水门事件”,尼克松为什么被弹劾?民主就是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公共生活,政府没有权力代替人民做决定,换句话说,是人民决定政府,而不是相反。即使是世界末日这样的灾难,政府也不能以任何原因向人民隐瞒真相。
再看第一点:真相引发的社会动荡。
按照刚才所说,政府不应向人民隐瞒真相,那么,当人民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并且回天无力的时候,会引发种种的社会效应,这是肯定的。考虑到这种社会失控的可能,政府能够以此作为隐瞒真相的正当理由呢?
从政治的角度看,非常时期政府会采取非常的措施,比如在二战时,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罗斯福总统也下令将一些日裔美国人送到指定的隔离区生活,这显然是对公民权利的践踏,成为美国民主的污点;再如,“9•11”之后,美国中情局加大了对电话的监控力度,使得普遍国民的隐私受到侵犯。这两个例子均发生在非常时期(战争和恐怖袭击的背景下),这种以牺牲公民权利为代价的非常措施,并非民主的常态,同时,政府也不可能以“非常时期”为借口,逃脱公众和媒体的谴责,更不可能逃脱在具体执行中对侵犯人权造成的法律责任(这一点可以参照美国在处理关塔那摩虐囚事件中的反应)。美国的民主发展到今天,历时二百多年,民权概念已经深入人心,政府不可能以任何借口来侵犯人权,就算是世界末日也不可以。
如果从比政治更高的视角来看,人类应该天然拥有了解自己命运的权利。电影中关于世界末日的消息,也是古代玛雅人留下的,玛雅人也没有把世界末日做为秘密,而是做为人类的知识传达给未来的人们。人类做为社会动物,在种群面对末日的时候,一定会发生反常的行为,甚至可能导致社会的奔溃,但这只是推测。我相信人类做为高等智慧的种族,假如真的面对自己灭亡的时候,不一定只是表现出疯狂的一面,我相信,理性会让人类认真思考自己的命运,并从容渡过末日到来前的生命。只有当人们了解自己所面临的境遇——无论世界末日还是专制制度——才能做出真正自由的选择,只有在自由的选择中,才让人拥有了做人的尊严和幸福。
我希望世界末日只是出现在电影里,就像违宪的美国政府只是出现在电影里;世界末日不一定是天翻地覆的浩劫,一个将人民蒙蔽其中的制度是另一种末日景象,不是所有人都有登上方舟的机会——移民到国外去;也不是所有人都注定沉沦在这样的末日中,我们可以做一些改变来搭救我们的未来,希望的新大陆,欢迎那些勇敢追求自由的人们!

在我们看过的众多小说或电影里,一个人杀死另外一个人之前,一般都会有一段对白,杀人者会告诉被杀者为什么要让他死,比如为了复仇,或者是有人雇凶杀人,这样会被认为是双方心理都更容易接受的:死者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死,被谁杀了,杀人者也完成了最后的倾诉,否则可能会得心理疾病。

写于2012年1月15日 晚

假如有人知道我们即将死亡,比如医生,比如政府,那么我们是否有关于死亡的知情权?这些人,或者组织是否有告知我们真相的义务?
但是在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情况下,政府的最核心层和部分科学家已经知道这一消息,如果把这一真相告知所有人,大家也只能痛苦地等死,而且很可能会引来一片混乱;如果选择隐瞒真相,甚至把所有可能把这一消息传播开来的人一一暗杀,只为了确保完成一个“宏伟”计划,能让万分之一的人活下来。

如果你是世界末日下的一个人,会希望政府告诉真相还是隐瞒?如果你是总统,你会选择隐瞒还是告知真相?

在《2012》这部电影中,全世界除了那40多万人,包括那些建造诺亚方舟的中国人,都差点不知道自己即将死亡的消息,这是非常悲哀的,但是也符合逻辑,假如这样的世界末日真的来了,对于普通民众而言,现实可能更加悲惨一些。

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这涉及到一个危机传播的问题。对难以预测或未能预测而突然发生的事件进行新闻报道谓之“突发事件报道”。 当今世界的突发事件太多了。在我国,近几年不仅一般性突发事件频繁发生,而且群体性事件也日益增长。

澳门微尼斯人官网登录,危机传播是危机管理的关键环节,大众传媒在危机应对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一般认为,突发事件中,信息的公开传播应当迅速及时,才能减少谣言,稳定民心,让损失降至最低。

当然,世界末日这样一个情况,应该是终极版的突发事件,毁灭一切之后,再谈危机传播,再谈未来,都是没有意义的。

一个组织,比如政府,总是试图把一切控制在最好的状态,对自身最有利的状态,所以媒体控制在多数情况下,是首当其冲的。这也是为什么新闻专业主义的道路如此艰难,为什么公民要获取重要信息如此艰难。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影视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世界末日与公民知情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