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认为这种女性主义很恶心

看完之后,除了觉得塞尔玛的不谙世事表现得很狗血,还对这部电影获得的所谓“女性主义先锋”的评价感到很恶心。

  女性主义是一种独特的观念体系。记得女性主义者普兰·德·拉巴尔在十七世纪说过:“但凡男人写女人的东西都是值得怀疑的,因为男人既是法官又是当事人”。在父权社会构造的今天,当今女性主义所关注的性别,并不是指生物学涉及到的狭隘的性别之分,这个体系更多关心的是社会文化以及社会关系中的女性所应拥有的权利。在70到80年代的十年间,美国出产了不少女性主义经典影片。和女性主义文学作品相似,女性电影所表达的不仅仅是身体情欲,更多的探讨的是女性身份认同以及心智升华。谈到当今女性主义和女性主义电影,雷德利斯科特的《末路狂花》可谓是90年代名噪一时的经典影片。

这就是你们追求了几十年的女性主义?我反正是吐了。

(一)
  雷德利在影片开头,即以简洁的镜头语言与人物对白向我们交代了主要人物性格。路易斯出场的工作环境被安排在光线充足,轻松的咖啡馆,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性格果断理智的女人,路易斯拥有现代女性的最典型的性格特点。而塞尔玛的出场是在一间狭窄昏暗的厨房中,为丈夫准备早餐的她在丈夫的训斥下没有丝毫还嘴余地。她想告诉丈夫旅行计划的想法被湮没在了达里尔的愤怒中。塞尔玛被导演安排在这样的场景中,有笼中之鸟之喻,也为塞尔玛的出走埋下了伏笔。温顺善良的塞尔玛,与路易斯的性格形成鲜明互补。塞尔玛是典型的被置于男权社会枷锁,受监督地位的已婚女性,生活在这种环境下的社会角色通常具有最强的反抗和独立精神。而她的丈夫达里尔专横无礼,达里尔的粗暴无礼对后面塞尔玛性格的转变起到很大推动。

女性主义的崛起,并不是对现有社会形态的全盘否定,女性仍然需要遵循很多准则,法律、健康的伦理观、社会责任等等。女性主义的崛起,不代表你可以肆意枪杀嘴巴不干净的男人,不代表你可以自由的享受外遇,不代表你没钱了就可以持枪抢劫、袭警后一走了之。当代的社会秩序并不是男性专权建立起来的,也有大量的女性为其做出了贡献。即使未来的世界是女性主宰,依旧需要法律、人伦来规范社会生活。反对男权不等于反社会,更不等于反智。

  在塞尔玛与路易斯的路途中,一个重要的男角色哈伦登场了。场景被安排在一间酒吧中。导演雷德利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充斥着吵杂不安全感的场景,而两位沉浸在兴奋情绪中的女主角对此放松了警惕。从探员哈尔的调查中我们得知,举止轻佻的哈伦是一个经常玩弄女性且有暴力倾向的男子。哈伦象征着父权社会中女性最常遇到的暴力与性侵害社会问题,受害女性对此通常没有反击的余地。从后面的影片,导演介绍了路易斯的个人经历:哈伦其实是路易斯枪杀的第二名男性,路易斯早前在德州也有过被强暴的经历,强暴她的男子在她的愤懑中被一枪杀死。这也是为什么警方能在很快时间内锁定路易斯与塞尔玛的原因,而负责该案的探员哈尔是真正,也是唯一了解路易斯(也指所有女性)内心的角色。存在主义的观点说,原始群体的生物学和经济的处境必定导致男性的统治。女性比男性更受到物种的折磨,身处男性主义陷阱的女性,使用某些手段甚至是被逼无奈的。哈伦的言语掀开路易斯的伤口,在德州的那段不堪经历涌上她的脑海,路易斯举起了枪,不仅仅是对哈伦不尊重女性的惩罚,更是女性对男权社会愤慨。

我不喜欢那种“这是受压迫之后产生的反抗”的论调,你可以去真的反抗一下试试,你就知道其实她们很多行为都是过激的,完全不顾后果的,也没有一丁点社会责任感的。

(二)
  法律是男人们制定的社会规范,它在某些地方对男性有更多的偏袒。如果没有任何证据表示塞尔玛被性侵,那么两位主人公将以持枪杀人被起诉,更何况塞尔玛在酒吧和死者有过一段共舞。路易斯在德州有过前车之鉴,她们害怕,选择了逃避。美国女权主义者麦金农曾对法律批判:“暴力本身并不犯法,只有确定另一方不同意时,暴力的性行为才成为强奸,才得到制裁。这样,法律在一定程度上允许暴力,视其为正常的男性行为。暴力的一方和受虐的一方所表现的,恰好是男性社会权利分配的写照,即统治与服务,暴力与同意。”

整部电影里的男性角色不是愚蠢就是狡猾,不是暴躁就是白莲花,不是嘴炮王者就是懦弱不堪,连警察都没个正气。这就衬托的两个女主角显得没那么差,也算是一种取巧,但是看得很别扭,尤其是那个白左警长,一副上帝视角高喊“女人有多少次让人家欺凌”,令人尴尬。

(三)
  作为家庭主妇的塞尔玛更多是依赖丈夫的收入,加上达里尔蛮横暴躁、咄咄逼人,被置于这种家庭地位,孱弱的她没有更多话语权,更何况私有财产。她与达里尔之间没有亲密互相依赖的感觉,唯一了解彼此的机会就是争吵。

另外为什么觉得塞尔玛狗血,我想很多人会说我只看了前半段,后半段她转变了就很可爱。怂恿好朋友跟自己一起自杀就是可爱了?把一个无辜的警察闷在后备箱就是可爱了?没事戳朋友痛处而且还一脸很好笑的样子(即使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可爱了?可能你们对可爱的理解比较宽泛,我欣赏不来。在我的理解里,路易斯从一开始就在阻止事态变得更糟,提醒塞尔玛注意身边的危险,而塞尔玛为了“享受假日”却葬送了路易斯和自己的人生。在我眼里她不是成长了,反而退化了。

  塞尔玛在电话中对达里尔说:“达里尔,你是我丈夫,而不是我父亲”。这是她第一次对达里尔的男性权威做出反击,对羁绊自由的桎梏做出反抗。自尊心强的塞尔玛对路易斯撒谎编造了一个体贴和关心自己的达里尔,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失落。这种落差和渴望得到慰藉的心理,给了小偷JD一个可乘之机。

虽然让事情变糟的直接原因都是男人,但是每一次她们都是有更好的处理办法的。

  路易斯的男友占米看似玩世不恭却深爱着她,但他们之间缺少内心的交流。

在停车场本可以选择威吓完就走人,而不是一怒之下开枪射杀,因为路易斯已经救下塞尔玛了,根本不存在这个男人还能继续伤害塞尔玛的问题。这根本算不上是反抗,连自卫都不是,并且不像电影里说的那样“没有证据”,因为这本质上就是防卫过当或者过失杀人,如果在陌生男人实施强奸的时候射杀才能算是正当防卫,所以路易斯可以射杀男子并报警,或者直接带着塞尔玛走人,但是她都没有,为了卖惨把俩人逼上编剧设计好的绝路,她选择在男人爆粗之后才射杀他并且逃离了现场。如果你要说这是路易斯的经历导致她被激怒了,我也无话可说,毕竟杀人是真的犯法啊。

  在快结尾时,塞尔玛在便利店旁对路易斯说:“在某些方面你还有依靠,还有占米,但我不能活下去(因为我一无所有)”。路易斯在车上说:“这(次旅程)是你第一次要表达自己的感受。”塞尔玛的一无所有不仅仅在金钱方面,更是在精神。由于她的一无所有,她在家庭关系中得不到所应享有的尊严的高度。她是柔弱的受害者,又是强悍的反抗者,她的反应是女性觉醒的过程。

这也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她们俩真的没救了吗?

(四)
  塞尔玛的行为举止始终倾向于外露,而路易斯虽然强势却处处留着内敛趋势。两个人的性格呼唤加速,最终达到质变是在中途酒店。三次遇到货车司机的表现更是整部影片中两人心路历程的缩影,到后来在惩戒卡车司机的场景中展现成了双女处于同一均势对男权的颠覆。抢劫超市、将公路警察关进后备箱更是两人所代表的女性势力对男权体系的一次反攻

其实路易斯后来也意识到了,当时报警才是最好的选择。就算是被认定人是她杀的,也有很大的可能可以判作正当防卫,因为没有目击证人,而美国是判例法系,这种情况应该是无罪推定的。

(五)
  波伏瓦在《第二性》中谈到:每一个意识都企图作为至高无上的主体单独出现,每一个意识都力图把另一个意识压制到奴役状态来达到自我完善。影片中警方是男性社会制度秩序的缩影,这种不平等集中表现在男权社会的基本配置,以及对两位女主人公的不留情面的追缴上

但是情况到了塞尔玛持枪抢劫后又不一样了,这回是妥妥的没救了。之前我还觉得她们俩可能会有救,塞尔玛从商店跑出来大喊路易斯开车的时候我就知道,塞尔玛要害死路易斯了。

  从影片伊始,在城市中表现两位女主人公的镜头多是中景和特写,随着公路旁景色逐渐荒凉,更多使用到的全景,空镜以及俯视镜头无不给影片蒙上了一层无可奈何的悲情色彩。塞尔玛与路易斯在道路上飞驰,在一路悲喜交加的遭遇中,完成了她们对既有秩序的挑战。
影片的女性主义气场在两位女主人公之间擦出的火花得到升华,走投无路的两朵狂花,最终一个眼神交汇,一许默契,飞跃悬崖,自我解放,完成了凤凰涅槃式的洗礼。

所以说常识能够挽救生命是真的。

后来的袭警,先不说把一个男警察描绘的被两个女人欺负哭了是不是恶意,虽然塞尔玛那一段表现得很干练甚至有点小帅,但是却让我看的很不舒服——这个无辜的警察如果不是有人碰巧路过,大概就死在那里了吧?别说上面打了两个透气的孔,德州到新墨西哥一带的气候,后备箱里焖都能焖熟了,况且没人路过饿死了渴死了怎么办?而他对女性做了什么坏事呢?可是好像在女性主义的绽放面前生命显得一点都不重要。我记得他求饶的时候说了句自己也有妻儿,所以别人的妻子怎么想其实对女性主义者来说没有意义吗?这一段看得我尤其恶心。

还有就是油罐车司机的剧情,很明显是为了提现两位女主角的成长过程——从一开始的附庸受辱,到干脆视而不见,到最后的奋起反抗。我觉得这个设计是很不错的,而且直到打爆胎都可以忍受,但是把油罐车打爆的那一瞬间,我对这个设计仅有的一点点敬意都消失殆尽了。你们有点过了,不是有点,是太过了。

我觉得我说的这些会被人说太苛责了。其实这就是一部换了皮的公路片,跟其他讲述逃亡的故事没有区别。主角依旧是玩命的集团,跟女权、反抗其实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她们一样是目无法纪,也没什么头脑的冲动犯,尤其是塞尔玛。不信?你把她们俩换成两个男性角色。

一对男性好友决定结伴出去兜个风。一个叫杰克,在酒吧当夜班调酒师,有一辆肌肉车;另一个叫麦基,长得很书生气,做一份没什么前途的文员工作,结了婚但被妻子嫌弃,没有过性生活。这天是周六,在杰克的再三劝说下,麦基决定趁老婆不在家的时候跟杰克一起出去兜个风,做一次愉快的旅行。

他们路过一家酒吧。麦基很兴奋,和几个大汉喝在了一起,结果好像有点惹怒其中一个大汉。老道的杰克很警觉,但是也没有阻止。趁着杰克上厕所,大汉蒙倒麦基,准备带到停车场打一顿,被杰克冲出来持枪制止。大汉放过了麦基,但出口成脏,甚至威胁对杰克动手。杰克想起自己年轻时在德州被欺凌的经历,开枪射杀了大汉。俩人驾车逃往墨西哥。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影视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认为这种女性主义很恶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