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同样的灾难片,不同的内核

在去电影院观看《2012》之前,这部影片的票房及好评就如洪水般滔滔不绝。作为一部灾难片除了巨额投资的高科技制作外它似乎还传递着重要的信息。
亲情贯穿在整部电影之中。首先是男主人公在得知即将有一场会是灾难发生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拯救自己的家人。
再来是一位美国老人由于儿子远赴日本结婚与他产生了矛盾,并且停止了一切联系。当他知道世界即将毁灭的那一刻,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打电话给远方的儿子。然而当他的儿媳妇接到电话是也是兴奋不已好像是长久以来始终在等待这样一个电话。那时是半夜但是她立刻将全家人叫醒去听那个电话,可惜在再次拿起电话之前轮船就沉了。这个场面非常感人。它警醒我们亲情胜于一切,无论又多么大的矛盾都不应当与家人失去联系,不然只会留下终身的遗憾。
第三个讲述亲情的场景虽然只有几秒钟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位亿万富翁倾其一生追求利益但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刻他并没有先保全自身而是把两个儿子抱上“诺亚方舟”。然而等到孩子都上船后,他却被关在了门外。这个镜头首先告诫人们天下所有的父母最爱的始终是自己的孩子,然后讽刺了那些一生追名逐利的人们,告诉人们到了关键时刻只有爱能够带来希望,而不是金钱。
在这部影片中除了亲情的不分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外,就是不得不关注的“中国”。不知道2012对中国的着重描写和深度肯定是不是这部影片在中国票房极佳和广受好评的原因之一,倘若描写中国是美国赚票房的手段,那无疑是成功的。不过这部影片中对中国的描写也值得我们思考。首先,相信看过影片的人都会对在山顶上敲钟的僧人被大浪淹没的镜头印象深刻。这个镜头与之前描写各种建筑物毁灭的画面有很大区别。如果说后者是为了告诉人们钢筋水泥构建的世界最终仍将变成平地,那么前者就赞美了西藏僧人的淡定与自在。无论外界发生什么,都坦然的接受并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这个镜头是那样的静谧。在那个镜头之前还有许多描写西藏孩子,妇女的片段。那些片段都表明了在美国人眼中西藏就像是一片净土,没有受过资本主义社会的污染,人依然是那样的纯洁。
另外一次提到中国,则是在诺亚方舟上,来自美国人的一句称赞:只有中国人能够完成那么精细的活。这句话表明在美国人眼中中国人重视细节,精益求精,稳重扎实。这其实也正是我们民族的传统优势。要说比创意我们和美国还有一大段距离,比发达我们也远远落后。但是在踏踏实实创功绩这个方面我们却有些优势。因此,我们应该保留自己的优势,在发展第三产业的同时绝不能怠慢了第一、第二产业。而且应该调整轻视工人农民的观点。如果今后从事工业与农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或是层次越来越低,那么我们在这两个产业经验与优势就浪费了。
2012除了告诉我们保护环境的重要性,还提醒我们要懂得对亲人表达爱,更点出了中国的优势给我们带来思考的空间。

《2012》上映之初,引起一片哗然:2012真的要来了吗?真的有诺亚方舟吗?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可见《2010》的的特效团队有多么的牛逼。

但是,我要说的是但是!不觉得在《2012》当中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眼熟吗?

应该承认,《2010》的情节虽然单薄,但是特效确实是无可指摘——事实上,《2012》最大的卖点也正是特效,在特效之余掺杂点亲情与爱情的元素,是灾难片的一大特色,也是艾默里奇的王牌。可惜我是在电脑上看完的全片,如果是在电影院中,影片的地震、海啸、建筑物倒塌等等CG镜头都会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就算在电脑前仍然让人有心跳加速的紧张感觉。艾默里奇手握数亿美元的投资,造出来的特效果然不同凡响。可要知道,那所谓的“诺亚方舟”上的海水倒灌、撞击冰山等等诸如此类的特效,在十年前卡神的旷世名作《泰坦尼克号》上就已经让神经经受过一次刺激了,艾默里奇再来炒卡梅隆的冷饭,拜托下回换个新鲜点的招数好不好?老拿海水神马的当灾难片的布景板,你拿观众当傻纸啊?

除了海水特效俗套点,地壳运动、地面裂缝之类的CG效果倒确实是造的可圈可点。影片中洛城的沉没、地表喷出岩浆、巨浪裹挟轮船等等镜头,确实非常震撼。尤其是杰克逊在山上与查理分别后开车奔向山下的一段,地面在杰克逊的车后裂开,巨石和着岩浆砸向地面,杰克逊的车开得左摇右晃,让每个观众都为人物的命运捏一把汗。而海水裹着巨轮砸向洛杉矶的那个场景,则不得不佩服艾默里奇的想象力——如此高的海浪,恐怕连日本地震引发的海啸都无法匹敌。看来荷包鼓鼓的艾默里奇在营造特效上越来越大胆了,如果拿今年包圆奥斯卡技术奖的《盗梦空间》来跟《2012》PK,可能也就是个不相上下的结局。

《2012》的特效的确是让人几乎无可挑剔,但是情节就十分的禁不起推敲了。或者有人会说,《2012》本身就是部灾难片,特效足够强就可以了,情节并不是十分的重要。确实是,灾难片不重情节重特效,而《2012》的情节也很符合一般灾难片的套路——在灾难中体现爱情、友情和亲情:杰克逊的儿子诺亚在母亲改嫁后从不愿叫他爸爸,他更崇拜后爸,而在杰克逊有难的时候他却不顾一切的说:“他是我爸爸,我要等着他”;每一个人在灾难面前都在为自己的儿女着想,阿曼达•皮特饰演的两个孩子的母亲,只要能把两个孩子送上救命的方舟哪怕他们死在零下几十度的青藏高原也在所不惜,美国总统让孩子上了方舟,自己留下来与普通民众共存亡,就算是最自私的胖子尤里,也用尽随后一丝力气让两个儿子上了方舟,自己葬身大海。艾默里奇一向爱打亲情牌,《2012》以亲情作为主要的情感,但是在《2012》中,艾默里奇让观众看见的不只是亲情,还有自私和冷漠。印度的那个地壳学家,证明了地壳如何变动,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挽救更多的人,却没有人救他,他只能和自己的亲人一起死于非命;美国总统死后替他指挥一切的那个死胖子(好像艾默里奇认为,胖子都是自私的化身),只救重要的经营和高层人士,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基因更加优秀”;他的手下据理力争,他仍然坚持弃所有普通民众于不顾,连消息都要封锁,剥夺普通民众最基本的生存权利,连那些“买了票的”都不允许他们上船,更何况那些“买不起票的”?艾默里奇对人性作了鞭辟入里的批判和嘲讽,不留一丝情面。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影视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同样的灾难片,不同的内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