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末路狂花》,两性冲突改变的人物命运澳门微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岩二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三次两性冲突,也就是枪击油罐车引发爆炸案时。Thelma身穿了一件无袖的骷髅涂鸦黑色T恤。两人翘起腿依靠在车上的形象几乎已经与男性无差。

3.我不认为这是一部女权电影,而是一部两性电影。女权和男权激烈的对峙下引发的是血肉模糊的悲剧,这是极端的做法,没有必要走到这一步。

为此付出的代价是,Thelma与Louise,彻底走上了不归路。

可话又说来了,如果丈夫对她好一点 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旅行。就像他自己对那个求饶的警察说的一样“你有妻儿?那你可真幸运,对你家人好点 尤其对你老婆。我老公对我不好,瞧把我逼成什么样了。”

 

她这样单纯幼稚的女人,在这个对女性来说危机四伏 男权至上的社会里,结局提前都指向了悲哀。若不是这样的一次旅行,她不会变成被直升机 几十辆警车追赶的“极端危险恐怖分子”。

 

两个普通女性,餐厅服务员Louise和家庭主妇Thelma,在一场旅行里竟变成被几个州通缉的亡命之徒。一路的潇洒是对男权社会的反抗。一路的狂欢对是前半生经历太多压抑的起义。

“我丈夫对我不好,看我变成什么样了”

“没有退路,只能飞向自由。”

波伏娃说: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生成的。

《末路狂花》

第二次两性冲突发生在郊区旅馆。

教我们在处理关系上采取明智的方式,好的结局不会是一路踩油门蹬到底得到的,总要有个规则来遵守,在这规则下还需要我们反省自身 相互体谅。

2、动作

电影拍的实在精彩,不说公路电影的速度和演技的精湛,细节体现的深度,就连配乐都显得那么有内涵。

本文以男女两性冲突为线索,试图分析影片中的各处摄影细节来展现片中的两性对立,以此探索雷德利·斯科特作为一名男性导演,在其男性视角下的女性观。

这部电影教女性成长,告别那个缺乏自我保护意识的小姑娘,成为一个具备保护自己能力的独立女性。教男性成人,当一个女人说不愿意的时候 她是真的不愿意。强压的结局只会两败俱伤。

从影片旅程刚开始,Thelma衣着白色裙子离开家,而Louise则是刺绣衬衫加牛仔裤,两人都是典型女性打扮,但两者相比较,Thelma更加女性化。

这场旅行究竟好不好?社会价值是高的,对于个人突破来说是好的,可是引发了太多可以避免的不幸。谁能想到终点变成了虚无,

                             ——浅看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女性观

1.流氓卡车司机在这路上,一共出现了三次,女主们的反应也体现了三个阶段。第一次,女主们骂着恶心绕开他的骚扰,基本上是女性在遇到侮辱时的第一反应 ,有时候会有反效果 、让变态更加兴奋。第二次,置之不理,冷漠的无视,此时的女主们变得坚强,可仍是没有反抗力的隐忍;第三次,女主们俨然成为“末路的狂花”,不再畏惧 不再懦弱,我很喜欢她们的处理方式:讲道理不听,道歉不肯,态度差就给个教训—举枪便炸了流氓司机的卡车,在大爆炸中笑着开跑车绕着滚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司机好几圈扬长而去。女主们敢于这样做首先是有了勇气 必不缺少的是有了执行力—影片里的她们没有法律的保护,没有道德的维护,可当他们有了枪支,打出的便不再是糖衣炮弹了。就像Louise说的“我们活在一个不讲道理的世界!”虽然是以暴制暴,但你能找出更好的对策吗?

 

2.影片前半段,大多数人对thelma都恨的牙痒痒。她完美的诠释了傻白甜,在影片里遭遇了三个男人—混球丈夫/强暴犯/采花大盗,描述他的一系列事件可以概括成:投怀送抱 哭哭啼啼 一片空白 死性不改。但也是因为遭遇了这三个人,把饱受刺激的她一步步逼成“狂花”。

Thelma与Louise被设定为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女人。比如Thelma,作为一个家庭主妇,除了自己的丈夫以外涉世不深,性格单纯明快,非常典型的小女人。而Louise则不同,虽然只是一个女招待但也自立根深,与Thelma相比更加独立,在性格上也更加中性一些。

 

这一场戏中,起先Halun为了与Thelma性交,欺骗Thelma说绝对不会伤害对方,在遭到拒绝后态度大变,两次大力掌掴Thelma并且用蛮力固定Thelma进行施暴。

在斯科特的导演下,Thelma 起先是典型的天使型女性:温柔、贤惠、没有工作,为丈夫打点生活中的一切,不敢大声说话甚至不敢向丈夫提出度假的请求。而后性格上的质变,从男性立场来看,是典型的从天使到恶魔的转变。无论是打劫还是枪击,甚至在最后做出为了自由而壮烈抗争的举动,Thelma就像身着的那件骷髅T恤一样,蜕变为让男性震惊甚至恐惧的恶魔。

这一转变过程,斯科特给予了大量的镜头语言来补充。

第三次也是最激烈的一次两性冲突,发生在州际公路旁。

 

逃亡的一路Thelma和Louise屡次遇见一辆大型油管车。车辆的驾驶员对两人进行了多次猥琐不堪的性骚扰。在驾驶员不道歉并且以更恶毒的污言秽语咒骂她们后,Thelma和Louise举枪射击了油管车,造成了严重的爆炸案。

正是这样的她们,展现了女性最极致的美。

电影画面中强烈的两性冲突同时也是现实中两性冲突最突出的一种,即男女双方在力量上由于天生不平等而造成的地位差异。男性本性中对性的追求促使男性花言巧语诱骗女性,而Halun暴力后入式强奸Thelma揭露其动物性交的本质,一边辱骂Thelma“可恶的婊子”,一边口水大淌的猥琐形象以及可怜的Thelma痛哭却无力反抗的弱小形象鲜明对比,将两性冲突表现极致。

从这一场冲突以及综合三场冲突不难看出,在男权社会中,让处于统治地位的男性从心底真正尊重女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仅不尊重,由于对权力的掌控,男性更是视女性为自己的附属,要求女性遵从自己的意志。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两性之间这一场矛盾几乎是不可调和的。

 

三、细节展示人物性格转化

电影的后半段,在遭受J.D.欺骗的打击后,Thelma独自持械抢劫,从容淡定。持枪威胁路上遭遇的警察,警告他善待自己的妻子并将其锁入后备箱,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干练果断似老手。甚至在最后面对油罐车驾驶员已经熟练运用枪支引发爆炸。

 

① 杨潇:《女权主义的电影实践》

____________________以上,期末论文作业

另一方面,从一开始天天生活在丈夫的呵斥与粗暴对待,到酒吧外遭Halun后入式毫无尊严的强奸,最后到与J.D.的高潮中付出真心却惨遭欺骗。毫无疑问Thelma是值得同情的,而这种同情在斯科特导演的男性视角下更是有了一种意味深长。在笔者看来,斯科特作为一名男性至少在女性观上与他在该片中的男性是相对立的。他看到两性对立中女性所受到的压迫。他有点像片子里那唯一为两个女人着想的中年警官一样,以他自己独有的方式试图理解她们,保护她们,拯救她们。也许片中的两个女主角,Thelma和Louise最后的形象,也正是斯科特所期待的女性形象:不再苦苦忍受压迫,独立,坚强,追求属于自己的自由。

 

 

除了三场明显的两性冲突与对抗戏外,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在《末路狂花》的细节之处下了十足的功夫,为Thelma与Louise两个女主角的性格转化铺垫了大量的内容。笔者选取部分细节供参考。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影视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末路狂花》,两性冲突改变的人物命运澳门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