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电影的魔力

早就听闻这部电影的大名,但是“公路”“女权”这两个元素最开始并没有吸引我。让我下定决心来看的是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最近一年刚刚补了异形加普罗米修斯六部和银翼杀手,深深地为斯科特导演着迷。我想,能塑造出瑞普利、瑞秋的导演,拍一部两位女主角的电影应该也很好看。

  侍应生路易丝她冷静成熟。相比之下赛尔玛则显得单纯得多,十八岁就与相恋四年的龟毛男友结婚,她的自我,是一张白纸。二人相约出行,路易斯深谙放纵之余的收敛,而看不见危险的塞玛尔则一纵到底,没有分寸的她险些被恶棍强暴。路易丝救了她,用赛尔玛从家里带出的银色小号手枪抵着恶棍的脑袋,原本那个男的可以留下一条性命的,就算是他说了句及其侮辱女性的话。但是我想导演已经在这里告诉我在德州的路易丝发生了些什么,让她聚集起内心黑暗的力量,最终扣动了扳机。
   
  以此走上了不归路。
  
  刚开始看的时候会反感赛尔玛的放纵和无知最终害了她自己和路易丝,随着剧情的推进,我才明白,其实两人“同是天涯沦落人”。婚姻生活对塞尔玛来说是一种冠冕堂皇的绑架,女人情感中的最初她全部给了他的丈夫,但是从片头可以看出,她的丈夫并不懂得珍惜。她的人生围绕着这个男人和这个家庭团团转,从来没有过自我。而侍应生路易丝成熟冷静,电影从一开始就抹去了她的背景,我们所知道的,只是她是赛尔玛的朋友,交际广,没有婚姻,很自由。活得不知比赛尔玛潇洒千倍不只。直到那个男人被枪杀,我才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背负的十字架。说不清是白纸一般的塞尔玛还是被涂抹了阴影的路易丝成就了这场疯狂之旅,也许是命运将二人拴在了一起。

可能由于剧透,电影的前半段并不算特别精彩:软弱的赛尔玛,刚强的路易斯,混蛋的一群男人,大部分人物都比较意料之内的脸谱化。但从jd偷走钱,赛尔玛大变身开始,这部电影变得极为激昂,让我数度边笑边哭。有点理解为什么两位女主角没能得到奥斯卡奖,因为两人表演的前后主次不同,与朱迪福斯特的绝对女主相比,每个人的表演都被削弱了一些。

  任何事情都会上瘾,尝到越界甜头的二人愈发不可收拾,就像路易丝对警察说的“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钱被抢走,抢钱的男人教会了塞尔玛关于抢劫这件事,哦,真是不得了,这件事情也可以教!于是她们用塞尔玛在便利店持枪抢来的钱继续前进。之后是抢劫巡查路况的警察的枪以及将他反锁在后备箱中,打掉三番两次骚扰她们的恶心的货车司机的大卡车。一件事大过一件事。
  
  有一个场景让我印象深刻,两人看到与她们交错行驶而过的三辆警车决定调转车头抄小路以防万一的时候,塞尔玛脸上那种冷静的表情,我的天,那种表情在开头只有路易丝才有,而现在,接近了尾声,经历了闺房之乐,抢劫便利商店,持枪挟警的赛尔玛,已经获得了她的成长。讽刺的是,长时间的婚姻生活却没能带给她这样的冷静而只能让她唯唯诺诺连一次度假都不敢像丈夫提出。虽然我想,这种成长要用生命来换取,实在是一种悲哀。

澳门微尼斯人官网登录,感触比较深的有以下一些点:

  在黄沙漫漫的戈壁上,十辆警车追赶那辆蓝色的古董车,她们不会有退路了,最终,她们选择了纵身一跃,电影最后的镜头定格在了飞翔在空中还没有被重力抓住的跑车上,让人唏嘘不已。她们没有机会忏悔自己的过错,不需要漫漫的时间去后悔自己做过的一切。她们的生命定格在了最自我的一个瞬间。我不知道责任对一个人来说是什么,但是若任何事情都有两面的话,我想她们是获得了对于人生苦难最潇洒而毫无顾忌的解脱。还好两人都没有孩子。

在自己被强奸、路易斯杀人后,赛尔玛在痛哭之后居然还记得赶紧补妆(我记得补了下眼线),后来就don't give a damn了。她的发型和着装风格变化也更加明显(旅行前做卷发,酒吧穿精致的荷叶边露肩裙,后来whatever)。路易斯也有类似的表现:她在便利店外等赛尔玛时发现有人看她,照镜子发现脸色憔悴于是赶紧拿口红想补妆,不过想了想又把口红直接扔出了车窗。

  不知道导演是否用那个警察人性化的挽救说了一些自己的话,只是在那样强力的剧情之下,那个警察在电话前的只言片语,最后的力挽狂澜,都显得苍白无力了。

与补妆类似的还有赛尔玛吃东西的细节:她开始时吃一块零食(可能是巧克力)吃了好几次(从冰箱里拿出放入几次),典型的时刻关注身材、只敢小心放纵一下食欲的女性。她开始买酒只买小包装的(即使按量的话不如直接买大瓶的),后来就大瓶直接灌了。

  回到现实,我想应该会比电影更精彩百倍,也许二人不会如此团结,而导演就是要透过她们的团结一致以及强力的反叛来烘托这部女性主义浓烈的电影,居家的女人不知对这部电影的看法如何,我一个未婚的女孩看到最后,感觉那空中即逝的魅影,及其美丽。
  但是这美丽,是因为这仅仅是部电影。
  这就是电影的魅力。是文艺的魅力。

两位女主角都please不离口,即使在抢劫、绑警察的时候也不例外,很反差萌。

 

赛尔玛最开始始终担心自己被伤害:她有点被迫害妄想症,非要拿着灯笼,担心遇到变态杀人狂;面对强奸时只敢说出“don't hurt me”。但没想到自己成了通缉犯,从被伤害的弱者变成了伤害别人的强者;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影视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电影的魔力

相关阅读